【与中国打交道】最近很红,作者亨利鲍尔森从江泽民到习近平,他有什幺主张?  找话题

【与中国打交道】最近很红,作者亨利鲍尔森从江泽民到习近平,他有什幺主张? 找话题

这本名为【与中国打交道】的书,作者是美国前财政部长(小布希时代)、高盛帮代表人物亨利鲍尔森Henry M. Paulson。

他纵横中美政商界二十多年,在中国打交道的物件包括江泽民、朱镕基、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等历任中国领导人,也包括政商精英如王岐山、周小川、吴仪、薄熙来、周永康、李嘉诚等人。

此书英文原版在2015年出版,繁体中文版于2017年1月出版,正逢川普风暴之际。

2017年3月,他出访中国,到北京参加了「中国与世界:经济转型和结构改革」论坛,极力主张中美贸易关係必须稳定,广受媒体引用。

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具名为此书作了推荐:「很多台湾人相当懂中国,但从书中可以用不同的视角,看看美国人怎幺看中国,这是我们一般人难以理解的角度。」

这本书到底在讲什幺?

本书是中国崛起的内幕故事,也是前高盛总裁、小布希时代的美国财长亨利.鲍尔森的回忆录。

在与中国打交道的二十多年间,鲍尔森前后共一百多次前往中国。他以新闻写实的笔触,记录了与中国接触的关键事件和丰富细节。

本书第一部分,详述鲍尔森作为高盛总裁,深入交往中国政府和国企精英,协助中国电信、中国石油、粤海企业、中银香港等国企进行资本重组,将其引入国际资本市场,推动国企改革。

第二部分回顾了鲍尔森在任美国财长期间,创立「美中经济战略对话」机製,两国政治家在人民币汇率、能源、环保、人权等议题上展开的各种合作与角力。

第三部分,鲍尔森则深入分析在经济放缓的情况下,中国深化改革所遇到的困难,并对习近平的治国政策进行了近距离的观察和深刻评述。

以下是作者于2016年末、出版前夕写的序:

中文版《与中国打交道》出版,我非常欣喜。过去二十年间,我以商人、美国财政部长和鲍尔森基金会主席身份在中国工作的经历,都尽录于书中。

执笔时我仅怀一个简单的理念:世界上没有比美中两国更为重要的双边关係,而如今在美中关係承受巨大压力之际,我期望各方能竭尽全力确保我们仍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行。

我们两国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要以极大的耐心、智慧和远见来处理双边关係,还需要以点滴切实的成果,积跬步以至千里。

保持对话与沟通固然重要,但美中两国能否合作、如何合作,将最终决定在多大程度上两国能够帮助世界克服重重挑战。这包括维持全球经济增长、保护环境、製止核武扩散、遏製恐怖主义以及维护全球安全等世界性议题。

令人遗憾的是,我们两国的关係正在变得愈发複杂,也更难处理。我们之间的确存在分歧,彼此间竞争的压力也在不断增加。两国都面临着日益紧张的国家安全局面,在本土的经济结构调整和改革上也是举步维艰。

美国经济停滞不前、贫富差异扩大,加之美国公司对中国市场不公平竞争的担忧,煽动起保护主义的火焰。有太多美国人民开始接受一个错误而危险的观点——美国并没有从国际贸易中获益,包括与中国的双边贸易。这种观点在多个层面上都令人担忧,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贸易和投资,这是我们两国最紧密的经济联络,却正在遭受质疑和攻击。

透过讲述我与中国三代领导人——江泽民和朱镕基、胡锦涛和温家宝、习近平和李克强——协商会谈和携手合作的亲身经验,这本书展示了中国由贫穷枯竭的国家向新兴大国的非凡转变。

书中亦记录了中国领导层如何运用资本市场来促进全面经济改革并将竞争引入中国市场;书中内容还包括美中战略经济对话方块架的创立,以及习近平主导下的初期工作。

这本书描述了习近平製定的政策和成就,以及他在尝试对中国各个方面——社会、经济、政治、外交及国家安全等——进行改革时,所面临的历史遗留的挑战。根据我多年在中国的经验,本书以历史的眼光仔细观察中国在经济放缓之时进行重要转型所遇到的困难,其中重点关注对国有企业和金融市场的改革。

本书英文版2015年在美国首次出版,但我坚信书中的劝告会历久弥新。正如我在第十八章提到:「中国大规模举债的行为看来注定要出问题⋯⋯中国金融系统,特别是信託公司,面临清算只是时间问题,到时候他们将不得不面对大量信贷亏损和债务重组⋯⋯主要的问题是损失将有多大,以及能否避免其造成的金融动蕩殃及整个经济。」

为了将中国打造成现代化的超级大国,习近平製定了雄心勃勃、全面多元的政策,这让美中关係变得更加重要,也更为複杂。面临一个在国际舞台上更加强势、在国内进行深远变化的中国,中美两国无论是日常交往还是长远合作,其挑战前所未有。

在本书最后一章〈前进的道路〉中,我提出一个务实的理论框架以及一套指导原则,为未来经营美中关係、促进切实合作提供参考。我殷切希望美中双方的政界和商界都能够从此书中获益,弥合分歧,并将共同利益转化成实实在在的成果。

以下为此书前言:

中国崛起为超级经济大国,肯定属于历史上最非凡的故事。

仅仅三十年,这个曾经落后隔绝的国家就使数亿人民脱离贫困,并成为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想不出还有哪个国家曾如此大幅迅速地增长。

我想到美国曾在内战后崛起为工业豪强,但中国人恐怕已经超越了我们的高速发展,而且他们还没有停下脚步。在不远的将来,他们很可能超过我们,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把我们从佔据了近一百五十年的宝座上赶下去。

中国的转变既快速又壮观。中国拥有簇新的摩天大楼、高铁和太空时代般的机场设施,我们自己的基础设施则越来越破旧,两者形成了鲜明对比。

有一天我们获悉中国企业家要耗资五百亿美元在尼加拉瓜开凿一条规模两倍于巴拿马运河的通道;接着,我们又听说一家中国发展商想要买下冰岛的一大块地;之后,原本是製造商的中国工程商试图在六个月的时间里,使用预製元件(prefabricated unit)建造全世界最高的大楼。

今日的中国,是「最」之国,拥有全世界最快的超级计算机、最大的风力发电基地和最长的跨海大桥。中国生产和使用全世界近一半的煤、水泥、铁矿石和钢,消费四○%的铝和铜。

据估计,中国的在建房屋数很快就会达到全球总数的近一半。四十年前,多数美国人根本想像不到美国会欠中国一分钱。现在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其持有的美国国债接近一兆三千亿美元。这一切足够让人晕眩,或者让美国人感到不解:世界怎幺这幺快就颠倒了?

不过,近来中国成了忧虑和畏惧的来源。我们发现,美国和竞争力不断增强的中国,越频繁地在目标上发生牴触。

在世界市场上,在更激烈的邻国领土争端问题上,中国施展着新练就的拳脚;在亚洲,在二战后形成的全球治理体系的各个方面,中国试图挑战美国领导的秩序。中国政府显得不愿或无法阻止对美国公司智慧财产权的网路盗窃,而中国的一党製集权政府正在收紧对社会的掌控,美国人对这种製度既不理解,也不喜欢。

疑心是一条双向道。中国人支援与美国建立积极关係的势头正在减弱,越来越多的人相信美国和另外一些国家想要阻碍中国的崛起。

这些动向威胁着中美关係。四十多年来,中美关係对两国的经济发展、工作机会和繁荣做出了实质性的贡献,加强了国际安全,其中尤为重要的是帮助实现了冷战的和平终结。

现在,许多美国人感到疑惑:中国人到底想要什幺?为什幺中国的军费这幺高?他们是朋友还是敌人,是贸易伙伴,还是商业和地缘政治的对手?简而言之,我们该怎幺跟中国打交道?

藉由讲述我和中国人合作共事的亲身经历,本书试图梳理这些问题。我不是学者也并非理论家。我无法用汉语阅读、书写或交谈。

我是个商人,写出的是我对中国政商领导人的第一手了解。我跟中国官员打交道的时间将近二十五年,去过中国一百多次。

我的认识是从这些经历中提炼出来的。

我在高盛(Goldman Sachs)工作时,因为商业事务和中国官员们打交道;担任美国财长时,为国家事务和总体经济政策和他们往来;如今我是鲍尔森基金会(Paulson Institute)主席,这一机构透过中美两国的进一步合作,推动经济可持续发展和环境状况的改善。在这一段岁月里,我有机会跟中国政府最高领导人紧密合作:一九九○年代的江泽民和朱镕基,本世纪初的胡锦涛和温家宝,以及今天的习近平和李克强。

我是作为一个美国人写这本书的,我深深关切美国在世界的地位、美国经济和环境的健康以及美国公民的长远福祉。我的观点是,这些全都将受惠于与中国的积极交往,头脑清晰的建设性合作是促进美国国家利益的最好办法。中国人是厉害的竞争者。但我们不应该害怕竞争,也不应该在竞争中退缩。

长久以来我都坚信这一点。宣誓就任美国财长后没几週,我就去了中国,为中美最重要的双边关係开闢新途径奠定基础。增长和经济改革是中国最关切的,并且我也相信,我们能很好地利用新提出的SED(战略经济对话,Strategic Economic Dialogue)机製,更有效地处理许多其他的重要问题。

中国的崛起引起了一种误解,在看待两国关係问题上,中美两国都有人执迷于这种误解:即「中国模式」代表了一种更好的资本主义,连美国都衰退时,这种模式却节节胜利。

然而,事实上,中国领导人特别了解自己国家的脆弱之处。市场化改革最初由邓小平在一九七八年发起,但对于今天的领导阶层来说,扩大改革的範围和影响,比过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儘管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中国仍有很漫长的路要走。

超过一亿中国人仍在贫困中挣扎。中国的人均GDP排在世界第八十位,只比伊拉克高一位,差不多是美国水平的八分之一。

中国的高速增长正在减缓,使得市场改革的要求更为急迫,也更难以实现。二○一四年,中国的GDP增长率是七.四%,十六年来第一次低于官方预期——许多专家预计增长率还会进一步降低。

规模已达十兆美元的中国经济,过度依赖出口和低效的政府基础建设投资,支撑经济的是各级地方政府的负债,负债数字的增长快得可怕。

中国需要经济转型,提高国内消费,更重视服务业和高阶製造业。

这是个艰巨的任务,儘管经历了多年改革,相当体量的经济仍听命于中央计划,因此情况变得更为複杂。既得利益者牴触进一步的变革。同时,多年来的不管不顾,使得环境状况几乎成了灾难,引发中国民众越来越强烈的焦躁和不安。

虽然修补自身问题的任务繁重,但美国仍是世界最强大、最先进、最有活力的经济体。中国领导人明白,为了推进经济转型,需要美国和其他国家对中国保持善意和合作。

在许多方面,美国和其他国家仍然主宰着全球经济体系。中国领导人希望更广泛地进入我们的市场,得到我们的实践技能和我们最先进的技术。

如果两个国家都做出一些调整,美中关係将更为平衡,对双方都更安全、更有成效。美国人忧虑中国日益增长的军国主义基调;中国人认为美国「重返亚洲战略」是要限制中国的崛起。

美国人希望中国向美国公司开放市场,希望中国在进一步融入国际体系时能遵守现有规则。而中国人更愿意修改规则,在国际舞台上得到更大的尊重和遵从。

有些人相信,有一条不变的历史规律:崛起的强国碰上既有的强国时,冲突不可避免。但没有什幺是不能改变的。抉择是重要的,教训是可以吸取的,政治家们能发挥作用,也正在发挥着作用。

我不相信美中关係里有什幺是一定会发生的,但的确存在着引发更强烈竞争乃至冲突的真实风险。避免敌对关係的关键,是做成有利于双方的实际事情。

美中之间固然有危险的火种,共同的利益却远远更多——刺激全球经济增长,应对气候变化,维护和平及稳定。

然而,除非两国能够把共同的关切转化为互补的政策和行动,否则这些都不会有丝毫意义。我们尤其需要拓展和深化两国的经济关係。该如何去做呢?我希望《与中国打交道》一书能提供一些启发。

我不会试图预测未来。不过,我会逕直在许多问题上提出建议,包括经济改革、金融市场、城市化、环境保护和加强美中关係的途径。毕竟开处方比预测来得容易。我所提建议的基础,是书中分享的个人经验。我希望这些建议能对正在商业、政府或慈善界里与中国合作的人们有所帮助,帮助他们取得具体有效的成果。这些成果势必会让两个国家走得更近。

在今天越来越複杂和互连的世界里,我们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如果美国和中国能携手或以互补的方式合作,从网路安全到为美国出口开闢广阔的市场,几乎所有这些挑战,都将更容易被克服。

而如果世界上两个最重要的经济体彼此为敌,我们的任务会艰巨得多,甚至不可能完成。

对这本书有兴趣的人,连结在这里:与中国打交道:美国前财长鲍尔森的二十年内幕观察

Reference:大中国精彩文章:中国女游客在日本泡温泉,两条规定一条无法接受,红着脸尴尬离开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