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姨陪读200名考生,一年毛收入500万,除了钱还有责任  找话题

一个阿姨陪读200名考生,一年毛收入500万,除了钱还有责任 找话题

6月5日,随着9辆大巴离开,高考镇一轮高考季结束,即将迎来下一季。6月4日是高考镇所有考生离开的日子,儘管更多的学生只在这里待过一年,但这里毕竟是曾经一起奋斗过的地方,离别的时刻总是充满着伤感。在金安中学东门对面的一栋陪读的出租房里,17岁的石晓芳在开始收拾行李,下午3点多父亲将来接她,乘坐傍晚的航班回广东。图为朱阿姨陪着石晓芳收拾书籍。 宿舍里,陪读中心的朱阿姨一边帮她收拾被褥和衣服,一边叮嘱她,离开这里以后的生活都得靠自己了,别再马马虎虎的。石晓芳一边点头一边默默收拾书籍,她在这里生活了两年,此时才知道原来自己的东西有那幺多。图为朱阿姨帮石晓芳收拾行李,房间里凌乱不堪。 石晓芳是朱阿姨陪读中心的一名特殊的学生,与其他复读生不一样,她是应届生,并且从高二就开始在这里生活学习。石晓芳来自广东湛江,是个单亲家庭,由于无人照顾,高一就被父亲转到高考镇学习,最早是住学校宿舍,高二开始进入陪读中心,在安徽工作的爸爸偶尔会来看望她。图为朱阿姨要扔掉几个快递盒子,石晓芳连忙跑过来看看有没有有价值的东西。 石晓芳在陪读中心和朱阿姨住在一个房间,一日三餐和生活都是朱阿姨照顾,平日里两个人就像母女一般,此次离开不知道下一次是什幺时间,因此多少有一些留念。石晓芳说,以后她肯定还会回来看看,毕竟在这里生活学习了三年。图为2018年5月30日,念高二的石晓芳帮朱阿姨绕毛线。 没用的书都让石晓芳卖了,但剩下的书籍和衣服等行李还是装了满满几个箱子。收拾好行李后,石晓芳在等着父亲的到来。图为石晓芳和朱阿姨合力将行李箱拉上拉鍊。 石晓芳只是朱阿姨陪读中心的众多学生中的一个。今年朱阿姨陪读中心的学生有200多人,来自全国各地,最远来自乌鲁木齐。朱阿姨名叫朱道群,今年50多岁,6年前朱道群来到高考镇陪儿子读书,在当地买了房,2016年拿房后,就开始了代培读的行当,没有想到响应的家长还挺多的,2017年7月收了一百多人,2018年7月猛增到200多人。 图为2018年5月30日,石晓芳和同学在陪读中心吃午餐。 六安高考镇被称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每年都会有数以万计的学生和陪读家长云集这里,让这个位于大别山深处的小镇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图为高考镇学校放学颇为壮观。 这几年来,随着高考镇影响越来越大,来此求学的考生除了安徽本地考生,还有一些跨省考生,包括云南、广东、四川和东北等地。图为晚上23:00,朱阿姨做好夜宵,看着孩子们吃。 2019年,高考镇参加高考人数超过1.3万人。陪读中心是高考镇近年来才涌现的一种现象,在这里通常是一个陪读妈妈管理几十乃至两百多个考生,朱道群就是其中之一。据悉,2019年,这里的陪读中心有七八家,年底可能增加到十多家。图为两个陪读家长在朱阿姨的陪读中心打工,午餐和晚餐都是他们来做。 陪读中心实际上是一种代陪读,就是家长将孩子委託给陪读中心集中陪读,除了辅导学习以外,洗衣、做饭、生病、喊起床等等一切日常生活,都由带陪读妈妈管理。代陪读的考生一般家庭条件相对都比较好,父母有的做生意,有的忙工作,又放心不下孩子,于是就将孩子送到这里。图为中午11:40,阿姨提前将菜放到每个宿舍,孩子们回来直接就可以吃。 由于代培读的孩子很多,朱道群设了四个代培读点,她一个人根本管理不过来,为此她僱了12个人。其中三个点在东门,一个点在北门。往常,自己负责东门靠近学校大门的点,丈夫负责东门稍远一点的两个点,另外请了一个亲戚负责北门的一个点。图为为了採集更为新鲜的蔬菜,朱阿姨每隔两天要开车出去买菜。 图为朱阿姨的北门陪读点距离学校大门只有30多米。 图为东门陪读点,几个男生在用午餐。他们说到高考镇就是为了考大学,“知识能改变命运,没有知识寸步难行。”一个男生说,这一年的收穫感觉良好。 代陪读和其他陪读家长陪读生活并没多少差别,也是按照学校的作息去忙碌。朱道群和孩子们同吃同住,每天早晨5:40起床挨个房门叫起床。早饭后目送孩子们一个一个上学,然后和两个请来的阿姨一起为孩子们打扫房间、洗衣,另外一个阿姨準备中午的饭菜。每晚11点下晚自习后,朱道群会守在大门前逐个清点回来的学生人数。图为深夜,朱阿姨上楼检视哪些学生还没有回来。 朱道群代陪读的费用,根据住宿条件不同一个学生一年收费在2至4万不等,今年200多个学生一学年毛收入大约有500万左右。除去房租费和日常一日三餐和生活水电外,一年能有几十万收入就算不错。图为晚上,打工的阿姨走了,只剩下朱阿姨一个人守在陪读中心。 代陪读承担着很大的责任。家长将孩子送到毛坦厂,主要是想提高孩子成绩,能考一个好一点的学校。几乎每隔一段时间朱道群都会跟孩子班主任了解孩子学习情况,考试排名涨跌,然后反馈给家长,此外还有安全问题,毕竟学校管理严格,学生的压力很大,时刻要注意孩子们的情绪。图为陪读的学生手机都被收起来,只有申请才能用一下。 图为2018年5月30日,石晓芳的室友在学习,去年她被安庆师範大学录取,连走给石晓芳很多鼓励。 图为连走前,石晓芳将自己的奖状留给朱阿姨做纪念,石晓芳才来时在班级100多人中排名60多,现在排名在十几名。 图为石晓芳出发前和朱阿姨合影留念,高考镇成为她永久的记忆。(吴芳 文/图)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Reference:大中国精彩文章:6月中旬偶遇贵人,福气傍身,财运来势迅猛,收入节节高升的生肖_属狗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