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孩子都不放过的人渣,一丁点都不值得同情!  找话题

连孩子都不放过的人渣,一丁点都不值得同情! 找话题

1月8日11点17分左右,北京市西城区宣师附一小发生了一起学校杂工伤害孩子的恶性事件。据悉,这名49岁的贾姓工人,因为未能与劳务派遣公司续约,便用日常工作用的手锤将多名学生打伤,以此来发洩不满。

贾某共造成20个孩子受伤,其中3人伤势较重。不幸中的万幸是,伤势较重的孩子经过手术,已经摆脱了生命危险。

当晚8时,北京市教委联合公安、医疗和案发学校,向中外媒体召开了新闻释出会,通报了相关情况。事发之后,北京市市委相关领导去病房看望了受伤的学生,后续的心理建设,提升安保工作,也都在迅速部署。市教委还表态,将对北京学校的后勤管理、人员管理安全隐患进行大检查。

甚至,媒体也在严控对此事的报道。例如微博就拒绝该事件成为热搜,其目的是为了防止有人模仿伤人行为。可以说,仅仅从事件的处理流程来看,从政府到学校,再到媒体,应急预案已经称得上是相当精细了。

风险逻辑代替财富逻辑然而,必须要承认的是,不管是政府官员还是媒体记者,更别说是学校老师和学生家长,并没有人敢保证只要做了后勤人员管理大检查,只要多派几个保安,甚至只要做到“柔性解僱”合同工,类似的恶性事件就一定可以避免。是的,没有一个人敢这样保证。

事实上,解聘恐怕只是贾某做出伤害学生行为的一个诱因,贾某到底存在什幺样的不满,以及精神层面是否存在某些障碍,这些我们都不能确定。

更重要的是,在校长、老师和家长的眼里,这些并不起眼的校园杂工,他们一直作为“他者”存在。这些一线城市里的“他者”,究竟是谁?又会在什幺时候做出激进举动?没有人可以预测。

没错,没有徵兆的风险是最让人胆寒的风险。

当代德国最重要的社会学家乌尔里希·贝克写过一本大作,叫作《风险社会》。这本书主要讲述的一个观点是:当我们的社会和经济发展到较高水平之后,我们对财富的追求会逐渐让位于对风险的担忧。我认为,类似的隐性变化也发生在中国的一二线城市中,尤其是京沪两个城市。

这两所城市都具有下面说的两个特点,第一是财富积累的规模已经十分巨大,即便是普通家庭,也拥有千万级别的家庭资产;第二是城市人口控制政策较为严格,缺乏广深的城中村作为缓冲地带。

在这种情况下,儘管人们对财富保值增值的焦虑看起来十分日常化,但在不可预测的突发事件的冲击下,风险的逻辑会逐步超过财富的逻辑。

孩子:感情上的无价之宝当然,对风险的关注超越对财富的追求,并不是一瞬间发生的,而是逐渐显露的。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这个逻辑的转换显得特别明显。检测一个家庭是否将风险置于财富之上,从他们对待孩子的态度上就可以管中窥豹。

不久前,媒体曾热议过流传甚广的“提前嫁女体”。一些家长因为不堪辅导作业的重负,在朋友圈调侃自己嫁女儿不要彩礼,配房配车,前提是现在就接走。

这当然是玩笑话。不过,一些父母之所以会发这样的朋友圈,其背后隐藏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观念变化。即,子女对于家庭的经济意义正在变得无足轻重,子女的主要价值其实是在情感。

什幺意思呢?我们想想,30年前,或者更早一些,父母生孩子的目的多少都包含了一些经济目的。不管是为自己养老送终,还是实现家族地位的上升,总之,父母更希望孩子有出息,出人头地。

但在今天,一二线城市中许多中产家庭的孩子,父母对他们的期待不能说没有,但更重要的可能是他们可以过得健康、平安和快乐。即便父母焦虑他们的学习,但出发点往往是为了孩子不被时代和未来抛弃,背后的心理位置是一种“守势”,而非当年的“攻势”。

很多父母并不期待孩子可以挣很多钱,而是希望孩子可以获得自我实现。特别是,不少孩子作为独生子女的独生子女,两边父母、老人一加,起码6套房。这些孩子的爸妈,早已不必为下一代的物质生活担忧,他们最为关切的往往是孩子的平安、健康和开心,也就是生理和心理上保持健康。

类似的观念变化,早在80年代的美国就已经出现了。在美国,杰出的经济社会学家维维安娜·泽利泽(Viviana A. Zelizer)曾对美国中产阶级的儿童观进行了考察,她发现在美国中产阶级的眼里,孩子是无价的,但仅仅是情感上,而在经济上,孩子几乎是无用的。

这一变化,显然出现在了很多京沪孩子家长的脑海里,只不过他们很多人自己还没意识到。

这种“紧随而至”的情况,并不能说明北京和上海的中产已经完全赶上了美国中产的水準。实际情况是,这些观念的出现其实是一种“早产现象”。背后最大的推手就是“独生子女政策”。半个世纪以前,父母也很爱自己的孩子,但由于孩子很多,所以不可能像今天这样对孩子充满焦虑。

实施了近40年的独生子女政策,製造了大量“421模式”的家庭,这个“1”就是第一代独生子女的后代。他们可以享受6个钱包的供养,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

对儿童养育和教育的高投入,最终使得因为儿童抚育成本过高,阻碍了中国人口规模的稳定增长。据国家统计局资料,2017年我国全年出生人口1723万,比2016年公布的1786万少了63万,下降了3.5%。

2018年的数字虽然尚未公布,但出生人口继续下降基本成定局。按照最乐观的预测,中国将在2027年进入人口负增长时代。

孩子也是我们最大的软肋反过来,因为新生儿数量持续走低,所以儿童所受到的重视程度也越来越高。几年前,网路上曾流传一张消费价值的ppt,孩子>女人>老人>狗>男人。儘管这种排序本身看起来很搞笑,但在一个家庭内部,孩子的重要性开始压倒一切,已经被越来越多人接受。

也正是因为人们的心态发生了变化,所以当宣一附小的一位数学老师在事后要求家长督促孩子练习口算,而不是关注受伤的孩子时,就无可争议地被自己推上了舆论炮轰的靶心。

这样的老师并不明白,对于越来越多的家庭,风险逻辑超越了财富逻辑,教育上的激烈竞争,最终还是会让位于身心健康这个基本盘。

对于广大家长来说,之所以如此关心一起伤害孩子的洩愤事件;对于媒体来说,之所以以拒绝热搜的态度来应对这起事件;对于舆论来说,之所以要求政府用各种手段来保护孩子,而政府也丝毫不敢怠慢的原因,就在于孩子已经变成家庭无可争议的核心,孩子已经成为无价之宝了。

遗憾的是,这个无价之宝又是十分脆弱的。不管是什幺人,一旦起了歹心,他们就可以击中这些家庭、这个社会最大的软肋。对他们来说,伤害孩子、攻击弱者是最容易做的事。

正因为如此,我们丝毫不必同情这样的歹徒,这样的人渣,无论他们有什幺委屈和故事!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Reference:大中国

今日推荐

相关阅读

首页 频道 热舞 惯例 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