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女子被分尸并抹去身份标识,凶手因一件小事露出马脚  找话题

多名女子被分尸并抹去身份标识,凶手因一件小事露出马脚 找话题

作者:朱明川

上世纪末,美国的长岛上惊险多具女尸,有的还被残忍分尸,敲掉了牙齿,磨掉了指纹,这使得警方花了十多年才查出死者的身份。当凶手被抓获后,众人才得知,他看过许多连环杀手的故事……

1989年,美国新泽西南部的一座高尔夫球场上出现了一个油漆罐。

有人好奇地打开了它,一看就吓晕了,因为里面装着一个女人的头颅,当时已经腐烂到认不出模样来了。

蹊跷的是,死者嘴巴的牙齿都被敲掉了,这给法医的工作带来了难度,因为无法用牙科记录确定死者的身份。

几天后,有人在新泽西北部发现了两条腿,随后又有人从纽约东河(位于曼哈顿岛与长岛之间)找到了尸体的躯干、手臂。

第一个死者的面部重塑法医检查了尸块之后,他发现死者的指纹也被处理掉了,这显然是为了不让人查到死者是谁。但是,法医能确定,尸块都来自同一个女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DNA技术刚刚发展起来,当时没有现在的DNA资料库,无法检索出结果来。

要知道,DNA鉴定技术首次在美国法庭上运用是在1987年,美国联邦政府建立国家DNA资料库是在1998年,因此这具无名女尸是很难查到身份的。

本来,警方指望着有人来报失蹤案,可是等了又等,依旧无人报案,彷彿没有一个人认识死者。

找到头颅的地点1991年圣诞节,纽约东河再次出现了神祕女尸,受害人被塞在一个油桶里。

同样,死者依旧查不到身份,警方从油桶上也没找到太多的线索,案子就这幺悬在了那里。

有人乐观地想,也许这只是巧合,毕竟纽约有八百万人口,每天都会死人啊。

可在1992年5月13日,纽约长岛的新城溪再一次打捞上来一具无名女尸,警方仍然无法查出死者的身份。

凶手似乎做了万全的準备,因为死了三个人后,没有一个家属来报过案,总不可能三个死者都是孤家寡人,没有亲人了。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总是会犯错的,凶手后来还是因为一件小事露出了马脚。

乔尔1993年6月28日凌晨3点15分,长岛东梅多的两名州警发现一辆皮卡车后面没车牌,于是他们就开车追了上去。

司机没有超速,没带车牌不算重罪,州警只打算拦下人,教育一下当事人。

奇怪的是,司机并没有加速,也没有减速,依旧那幺行驶在漆黑的公路上。

见状,州警立刻鸣笛,并打开了扬声器,命令司机靠边停车。

十分钟后,车子还在继续开着,州警觉得不对劲,呼叫了空中支援,一起堵截这名行为古怪的司机。

乔尔被捕当晚最后,司机成了瓮中之鳖,一慌就撞到了一家法院外的灯柱上。面对拔枪的警方,司机只好慢慢地走下车,举起了双手。

接着,州警靠近皮卡车,闻到了一股臭味,然后就看到了一具被塑料袋层层包裹的女尸,尸体已经腐烂了。

死者经查,这名司机叫乔尔·里夫金(Joel Rifkin),生于1959年1月20日,是纽约人。他被逮捕时,才34岁。

显然,乔尔与案子脱不了关係,警方审问了一会儿,他就交代车上的女子是他杀的,死者叫蒂芙尼·布雷夏尼(Tiffany Bresciani),是妓女兼舞者。

“我和她睡过了,人是我杀的。”乔尔交代,“我本来是要去机场附近抛尸的。”

次月,乔尔在撞车处的法院受审,由于他承认了犯罪事实,案件审理的工作很快就结束了。

案件报道不过,有些连环杀手是很自恋的,他们认为自己的犯罪手法是一种艺术,生怕没人知道。

一入狱,乔尔就对其他杀人犯炫耀自己杀过17个人,其中包括那三名无法查到身份的死者。

为了争取早日出狱,杀人犯转身就去打报告,说出了乔尔的祕密,以此立功。

这时,警方才彻查了乔尔的背景,结果发现乔尔这个人背景很“丰富”,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乔尔出庭据调查,乔尔的父母都是大学生,他们当时还在念书,也没有结婚,在生下孩子三个礼拜后,他们就于1954年2月1日将孩子送人了。

乔尔的养父是俄裔犹太人,养母是西班牙裔,他们是很善良的人,对孩子非常好,无奈孩子在学校表现不佳,经常被欺负。

在读书时,乔尔因为行动慢,被男同学嘲笑,还取了一个“乌龟男”的绰号,几乎所有的女同学也会跟着起鬨。

后来,乔尔没读完大学就辍学了,当时只有一个女同学对他好,但关係也就是那样,没有再进一步发展。

1987年2月,乔尔的养父得了癌症,痛苦不堪的他选择了自杀。这让乔尔觉得人生不公平,性格愈来愈古怪,然后开始从性方面发洩不满。

同年,乔尔因为涉黄被捕,为了不让养母知情,他保密了这件事。

不知从什幺时候起,乔尔开始关注各种连环杀手的报道,尤其是美国的绿河杀手(曾杀害了多名女性)。

研究了一段时间,乔尔就决定模仿这些杀手,开始出去杀人,想要体验生杀大权在握的快感。

1989年,乔尔将一个25岁的女人约到家里,在其为他口淫时,他勒死了对方。

这名死者就是第一具无名女尸,为了不让警方查到身份,乔尔才敲掉了受害人的牙齿和磨掉了指纹。

部分死者直到2013年,警方才用DNA技术,确定第一名死者叫海蒂·鲍尔奇(Heidi Balch),因为她是性工作者,早就与家人脱离了关係,死后也没人报警找她。

后面的几位死者都是性工作者,乔尔自己也不知道她们叫什幺名字,因为每次巫山云雨之后,他就立刻杀掉对方,所以其他无名尸到现在都没有查出身份。

而杀了人后,乔尔也不会立刻去抛尸,死者总是被塞到他家的车库里,邻居经常能闻到臭味,但每次都会被他糊弄过去。

就是这样,乔尔悄悄地杀害了17名女性,在他没有坦白时,警方甚至不知道这些人死了,有的甚至连尸体一直没被找到。

老去的乔尔至于为什幺都杀性工作者,乔尔表示,绿河杀手“绿河杀手”里奇韦曾解释过:“我选择杀害妓女是因为接触这些人不容易被察觉。没有人会因她们的失蹤去报警,这样一来我想杀多少人都可以,不用担心被抓到。”

鉴于犯罪情节恶劣,法庭最后判了乔尔203年的有期徒刑,即使能假释,也必须等到2197年2月26日才能提出申请。

不过,乔尔也许等不到那一天了。

作者:朱明川,出处:悬疑志。悬疑志微博主要是分享各类奇案、悬案、大案、重案、悍匪、局骗及基于真实的故事,欢迎关注!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Reference:大中国

今日推荐

相关阅读

首页 频道 热舞 惯例 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