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案”一审当庭判死刑,庭审细节披露:多次被战友骗做传销  找话题

“张扣扣案”一审当庭判死刑,庭审细节披露:多次被战友骗做传销 找话题

每日人物朱江报道

13岁的张扣扣在公路旁看到,自己母亲的尸体正在被围观解剖,他决心要“复仇”。

他的母亲死于一场邻里纠纷。1996年8月27日晚,张扣扣母亲汪秀萍和邻居王富军起了争执,17岁的弟弟王正军闻讯赶来,同汪秀萍厮打起来。

打斗中,汪秀萍持扁铁击中王正军的额头和左脸,王正军随即捡起木棒朝汪秀萍头部猛击了一棒,汪秀萍倒地。

张扣扣目睹了打斗的全过程,母亲临死前的场景也深深印刻在了这个13岁少年的脑海里。母亲汪秀萍躺在他的怀里,鼻子和口腔都是血,说不出话来,血在喉咙里咕噜噜地响。当晚10点,汪秀萍死亡。

1996年12月5日,汉中市南郑区人民法院判决认为,王正军未满十八岁且能坦白认罪,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服刑3年11个月20天后,2000年8月18日,王正军被准予假释出狱。

而张扣扣的“复仇”,从王正军出狱那天开始,直至2018年除夕,最终以包括王正军在内的三个人的生命为代价,划下了句点。

1月8日,36岁的张扣扣被控“故意伤人罪”,坐在汉中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上。经过长达7个小时的审判,法院一审当庭宣判其死刑立即执行,张扣扣不服,当庭表示上诉。

1月8日,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张扣扣坐在被告席上。除夕杀死王家三人,作案后让邻居看他手上的血

2018年2月15日,除夕当天杀害三人的张扣扣引爆网路。327天后,他迎来了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的公开审理。

1月8日上午,汉中市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员站起,当庭宣读了公诉书:“张扣扣为洩愤报复,故意剥夺他人生命,造成三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应以故意杀人罪以及故意毁坏财物罪追究刑事责任。”

面对公诉书写明的犯罪事实,张扣扣在庭审中表示“属实”。举证质证环节,也还原了张扣扣在2018年除夕那天杀人的详细经过。

当天(2018年2月15日),张扣扣看到王正军和哥哥王校军等十余人一起上山祭祖,就用事先準备的黑色帽子、灰色口罩伪装,拿上单刃刀尾随王正军等人。到村道处,他动刀了。

他先趁王正军不备,一手捂住王正军的嘴巴脖子上割了一刀,之后左手抓住肩膀,右手持刀捅刺王正军腰部、背部。

等王正军倒地,张扣扣追上惊慌而逃的王校军捅刺其胸部、腹部。过程中,王校军摔进路边沟渠,张扣扣跳进沟渠继续捅刺,直至王校军没了动静。

杀完两人,张扣扣仍然没有放下刀。他返回到王正军父亲王自新的家中,持刀对正坐在院子里的王自新进行捅刺,直至王自新倒地不动。

“复仇”还在继续。张扣扣拿上菜刀,来到王校军小轿车旁,把车窗的玻璃砍碎,并点燃一个準备好的装有汽油的酒瓶扔进车内,轿车燃烧起来。

王家两人闻讯赶来,拿着扳手欲阻止,张扣扣警告他们“没有你们的事,别过来”。警告不成,他从背后拿出一把準备好的黑灰色玩具枪指向二人,“我当时说,你再激动,我打死你。”

庭审中村民张某丙的证言,显示出张扣扣杀完人后的心理状态:“他说‘三个,我杀了三个人,我把王自新家三个人杀了’,还伸出双手,让我看他手上的血。”

当天晚上张扣扣没有回家住。他找姨夫借了100块钱,买了些吃的,晚上睡在沿河附近的草坪上。

第二天早晨,他把作案的单刃刀扔到了河下面的水塘里,晚上6点左右回到家中,“我听见院里有人,就赶紧跑了”。又过了一天,早七点,张扣扣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张扣扣的父亲张福如。13岁目睹母亲死亡,23年工作经历坎坷,还被骗去传销

张扣扣的上述“复仇”,并非临时起意。

据他供述,自己2018年2月5日看到王正军回家了,之后就每天从窗户观察王正军,确定王正军在家过年后,他準备了口罩、帽子、刀、玩具枪,还有8个装有汽油的酒瓶。

“复仇”的种子在张扣扣13岁目睹母亲去世就种下了,而他之后23年坎坷的人生经历,也促使他最后选择用刀刃砍出结果。庭审也披露了张扣扣的这些经历。

2000年初,初中毕业的张扣扣去到新疆打工,不到一年就又回到家中。随后张扣扣去到军队,2003年退伍后,却多次被战友骗去做传销。

2010年10月后他到广东找工作也不顺利,2011年至2016年底又到浙江绍兴、杭州工厂打工。

2017年5月到8月他在太平洋斐济岛国打工3个月。“国外条件差,吃的也不好,工资也不高,公司领导还爱骂人。”张扣扣供述说。

张扣扣的一位海外务工的工友称,张扣扣在海外打工时,曾因琐事和渔船上的工友吵架,拿菜刀被劝阻。

于是他又回到了老家。2017年8月后,他一直在老家待着,之后再也没有外出。

张扣扣供述称,这些年他在外打工多次被骗,生活、工作也不太顺利,被骗后,他就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钱。但是他这些年来也没有挣到钱,手头上也没有多少存款,平时也是勒紧裤腰带生活。

在2018年除夕杀人之前,张扣扣还和父亲因琐事大吵了一架。他供述称,“吵完架心里火很大,心想过了年不知道到底该干啥,出去打工也挣不到钱,现在生活不如意,打工也看不到啥希望。”

张扣扣的家。当庭宣判死刑,辩护称已有心理

23年前的因,最终用三个人的生命换来了果。

今天的庭审中,张扣扣坦言,自己从未放弃过报仇的想法,当时(作案时)我没有后悔,现在这幺久了,我觉得自己当时有一点点冲动。

对这一事实和结果,检察机关在今天的庭审中表示,张扣扣其实是打着“为母报仇”的旗号,掩盖其宣洩生活不如意之实,其杀人动机的产生并非是由1996年案件引起,而是因为其自身原因,对生活现状不满,对未来失去信心,为宣洩其情绪寻找出口。

公诉意见认为,张扣扣藐视法律实施暴力犯罪的故意坚决,虽其有投案行为,但其主观恶性极深,属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应当依法予以严惩。

庭审中,王正军的哥哥和大嫂也拒绝了张扣扣亲属希望当庭交纳的4万元赔偿款,称强烈要求对张扣扣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而张扣扣的辩护人殷清利称,张扣扣虽致三人死亡,后果极其严重,但他有初犯、被害人有过错、投案自首、1996年案件侦查人员公开解剖尸体、1996年案件判决确有不当等可以从轻、减轻刑罚的情节和原因。

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张扣扣坐在被告席上。​辩护人邓学平也直言,自己并非是把张扣扣当做英雄,他的行为整体上是被法律明确否定的,但张扣扣本质不是坏人,只是生命和命运让他有了不同常人的选择。他恳求法庭给张扣扣留下一条生路。

邓学平辩护说,张扣扣年仅13岁就目睹母亲被打死,童年时经受过这样巨大创伤的人,长大后几乎不可能成为一个健全的正常人,张扣扣本人也是受害者、牺牲品。

邓学平继续说,对于23年前张扣扣母亲的案子,王正军虽然已经受到了法律制裁,但张扣扣一家三口都认为判决太轻,且王家从未向张扣扣家道歉。

邓学平也提到了张扣扣的个人经历,他认为张扣扣融入社会过程极其不顺利,加剧了他内心的痛苦和孤立无援,家庭也没有给他足够的关爱,在他诉诸暴力反击之前,我们社会对其根本没有对他给予关注。

但刀下留人的呼吁并未收穫从轻的判决结果。今天下午17时40分,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释出通告称,一审当庭宣判,以故意杀人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张扣扣死刑立即执行。张扣扣不服,当庭表示上诉。

邓学平告诉每日人物,对这个结果之前就有预期,此前知道辩护难度很大,但因为每个人都有获得辩护的权利,才决定为张扣扣辩护。

这次庭审前,张扣扣曾委託律师申请法院对这场庭审进行视讯直播,邓学平称,张扣扣这样做的原因应该是他想说些什幺。

面对检察机关的公诉意见,张扣扣说话了。他却坚持自己的观点,“如果我妈不死我的命运也不会因此改变,所有的一切都是王家造成的,并不是我对社会不满,对工作不满。”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Reference:大中国

今日推荐